嗡嗡的法蘭克福雜記

book fair!這次去拍攝法蘭克福書展,有幾個感覺很強烈:一、腿好痠,二、會場到處都是嗡嗡聲,三、台灣在國際場子到底有沒有氣勢。

書展大到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十館之間有交通車巡迴繞駛,但一開始攪不清楚的我們,背著沈重的攝影器材徒步來去往返數趟,真要命。

來到書展的人,幾乎都是來做買賣談版權的,除了週末開放給讀者之外,場內都是業界人士,隨處都有坐下來談生意的人,也不時見到攝影機出現。這是一個大家都認真在工作的大場子,中午所有人也都擠在各處cafe吃德國香腸(超鹹)配德國啤酒,下午繼續拼場子。

大部份的文化輸入國都花了力氣拼國家門面,包括台灣的亞洲國家,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中國等,都在攤位氣勢上想有些斬獲。但主要還是文化輸出國受到實質矚目較多,但有時市場大就會吸引人氣。

2009將是賓主國的中國,在首日就在Hall 6有論壇,來了不少東西方出版人與媒體,雖然現場的中國官方代表對於市場開放沒新說法,但會場到處飄揚的中國主題旗幟大聲了表明了他們的企圖,他們想要走出去賣文化(可大家都想走進中國啊)。之前韓國砸下重金的賓主年,大大推廣文化資產,搶打孔子牌,說孔子曾希望住韓國。中國也陸續要振興中華文化,成立孔子學院,擦亮這塊神主牌。看在我們這些被迫成長在中華文化復興運動(orz)的台灣青年眼裡,不只腿痠頭昏,時空還有點錯置的感覺。

台灣終究是個島,「島就是要面向海洋。」某次的訪問中,資深的出版人這樣說。我想他說面向海洋的意思是,海洋會帶來外面的世界,而台灣向來不拒絕各種文化在這留下的痕跡(荷蘭日本中國美國吧)。海洋對現代人太遠,台灣人也少讀史,「面向海洋」應該已經算是文史口味的象徵語彙了。換句簡單的話,就是要好好擁抱更大的世界、更廣的市場。(剛脫離待業找到好工作的同學說,好了,我們現在都走資了,且不以「實際」為恥了)。哈哈哈(乾笑)。

總之,海水帶不來世界,人得出去。有幸朝聖了當今最大書展,聽了不少人說話,對書展印象就像照片中一般,各國人士在時空中錯身,各懷計畫,想法互異,此消比長嗡嗡嗡地發生。

我心裡沒念頭,把訪談一一做完,,事件一一紀錄,空景一一拍掉。書展沒有結束就去了巴黎,那個讓人拖著很重的行李仍會感到輕盈的城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