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的地方與聽的地方

songs of the wanderers under pink athens sky 跟朋友 msn 聊天,唸戲劇的 i 剛從希臘玩回來,十一天的旅程看了不少劇場。因為希臘我只去過雅典,雅典我又只去過機場和劇場,少不了說個嘴。

「是那個圓形的劇場嗎?」連名字都忘了還想說嘴,我真是…
「我們去看 Dionysus theater」,友人說。
「我查到了,之前我去過的是 Odeon of Herodes Atticus…」
「那個其實不能算是劇場,Odeon是英文字audio的由來,所以你知道,那是『去聽的地方』」
「喔」
「Theater在古希臘文,是『去看的地方』」
「喔」
「我看的是theatre,不是Odeon」


「喔,但那個已經荒廢了吧」
「對,不能用了。但那才是當年希臘悲劇競賽的場地」
「原來如此…」

去年五月我們前往「聽的地方」拍攝雲門跳「流浪者之歌」,音效著實驚人,露天有風有夕陽,夜間還有星星。對於經常被屋頂擋住天空的現代人來說,那已經是很棒的經驗。然而友人又說了下面這番話:

「恩!其實,Odeon不是一個好劇場,以古希臘人的觀點來說。他應該是羅馬人的設計與觀念」
「因為太遠看不到嘛?」
「倒不是太遠,問題在後面那堵牆」
「嗯?」
「那堵牆讓觀眾看不見劇場外的世界」
「為甚麼要看到外面的世界?」
「希臘人看戲,是連外面的世界一起看的」友人這麼說。真是有點衝擊。
「那希臘人一定也覺得電影院很不好」
「我想也是」
「關起來還黑掉」
「沒錯,很糟」
「那現在的娛樂很不健康囉?人都被孤立起來…看電視也差不多」
「沒錯,很孤立。只有偶爾被觀眾的反應提醒,自己不是一個孤伶伶的個體」友人真是個唸書的。
「好慘」
「只有我與眼前的世界,好慘」

友人至此突然話鋒一轉明知故問:

「請問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我做製造悲慘的行業」只好這麼回答。
「喔!原來!」
「真是抱歉~」真是抱歉。
「沒關係,古希臘人會原諒你」
「喔?」
「因為再悲慘的事,對他們來說,都是自然的一部份」
「是嗎 那我們這時代的自然真的蠻悲慘的」
「是啊!一看電影、看電視,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那怎麼辦,缺乏世界觀的人生…」
「不怎麼辦啊!知道自己活的慘,比不知道好。但也只能繼續活啊。或者,多去爬爬山好了」

然後話題又轉到其他地方了。

3 thoughts on “看的地方與聽的地方

  1. 去了希臘卻只待過雅典…
    沒去島上玩嗎?
    如果真是這樣,感覺比沒去過更悲慘耶~
    明明已經離天堂那麼近了
    每次心情不好我就想再去一次,
    超想老死在那邊,卻又害怕遠離現代城市,
    我已經成為無法擺脫便利商店、捷運、網路的都市鄉巴佬了…

  2. 續集寫好了,但因為寫太長,不好意思直接寄,有興趣的人,請至http://if0509.spaces.live.com/

  3. Pingback: ipaway » Blog Archive » 朋友寫給媽媽看的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