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武士的閃光

傍晚開始看《七武士》,邊折衣服邊看,結束時又發現片尾附了幕後紀錄片,毫不猶豫決定把今天五個小時全部奉獻給黑澤明,看到了這段描述:

「黑澤明想要女演員眼睛看起來,好像老鷹盯著獵物」,為了導演心中的「閃光的眼睛」,演員的雙眼被鏡子照射到受傷的地步,導演還未必滿意。另一場戲則讓燈光師很滿意,就是片尾慶祝場女演員在田裡唱歌的鏡頭,短短一句臉上全是亮光,看的時候就很詫異那臉怎麼亮的像抬頭看太陽,原來是田裡的鏡子反照出來的。

「一部電影應該就像塗滿黃油的魚片那樣飽滿,上面還堆滿著烤鰻魚。」有人問黑澤明關於電影,得到這樣的答案。這答案好香。

她眼波動

王安祈老師的詞,《歐蘭朵》中的一段曲,無曲名。

【崑】
她眼波動,似香醇甘露傾
四散了琥珀濃,溢出了真珠紅。
她星眸轉,似銀河洩地影繽紛
璧流離散玉碎金,
璀璨了天地、迷醉了人心。
我甘願、我甘願、化身作玉罍金樽
收拾起琥珀濃,久貯這真珠紅。
怕什麼、青春日將暮
怕什麼、亂落桃花遍地紅。

最近相當熱衷看新的影集”Lie to Me“。故事核心是一位研究人類細微表情的行為專家,他的科學團隊到處破解謊言幫助各單位辦案。臉上一閃即逝的表情,都透露了細微的訊息(當然後面都是曲折離奇的故事,這部影集也因此大大熱門)。他們出去辦案通常都會用錄影機錄下訪談者,回頭再仔細一格一格研究。結論就是:身體是最誠實的。

經過第一季五集的訓練,我也開始研究起臉來,最方便的內容,就是最近密集剪接的影片(所謂苦中作樂啊)。的確看到一些之前沒看到的情緒:有時只是嘴角一點點抽動,或極力保持沉穩卻在眼角飄移時透露了焦躁。更令人驚訝的是發現五個月前拍攝和近日相比,每一個人都表情都變了很多很多,說判若兩人太誇張,可差距真是不小。仔細想想,看朋友們幾年前幾年後的照片,有人從憂鬱文藝轉為快樂知足,有人變胖而神情一點沒變,也有人燒盡了熱情臉上只剩倦苦。而我原本因為顳顎關節卡住的微微歪臉呢,最近則因為很乖的在矯治脊椎,居然回正了一點點點(此正非彼正啊)。

落幕

首演當晚,我拎著攝影機躲在側舞台。工作人員微微緊張卻都穩定,畢竟在首演兩小時前還在排練的團隊,一直處在熱機狀態,只要按照練習一步步走完不要出錯就是好事,端看滿座的觀眾會為表演增添什麼樣的火花。

Continue reading

慢速度

今天找到一則訪談,是Robert Wilson傳記紀錄片導演談影片”Absolute Wilson”製作過程。

[audio:http://ipaway.org/audio/Absolute Wilson _ Katharina Otto-Bernstein Interview.mp3]

RW幼年口吃,直到遇見一位七十多歲的舞蹈老師教他把說話速度放慢,如此治好了多年的語言障礙。這一段故事很多資料都有提到,我一直以為是他小時候的事情。訪談中紀錄片導演Otto-Bernstein點出,Wilson當時其實已經十七歲了,已經不是孩子了。這才驚覺,原來他度過了一整個口吃的童年與青春期,才透過這位年長的藝術家找到口吃的解藥,和進入藝術世界的鑰匙:慢速。

通常大師來台總被宣傳得磅礡蕩氣高高在上。慢慢爬資料才知道,他的藝術原來有一個這麼脆弱的起點。

大師東來

最近這個案子常常有人喊錯名,以為是「杜蘭朵」公主,但其實是「歐蘭朵」。對,Virginia Woolf寫的從男變女活了四百年那位。

這位劇場導演在台灣有點神話地位,之前在某處看到他來台灣演講在白板上的塗鴉真跡,被整塊鋸下來表框,高高掛在入口處。大師此次東來做戲(雖然明明就是從太平洋那邊往西飛來),花費不貲規格旗艦,結果如何,春天即知分曉。

[youtube]ifNGzWNq4Mw[/youtube]

誘惑的藝術

[youtube]lTpiw5tiwm0&NR=1[/youtube]

五十六歲的Isabella Rossellini自編導演了一系列昆蟲交配短片:”Green Porno”,姑且叫它綠色A片吧。副標是The art of seduction。

這個預算不高的系列影片,背景全用紙作成,用Panasonic Hvx-200拍攝。影片的發想是希望製作出適合在手機、iPod等小螢幕播放,娛樂好笑又有環保意識。一共八支,在Sundance Channel有全長影片,但美國以外地區要到七月以後才看得到。

現場

P1010111.JPG

片場探班,視覺上有兩種感受:甚麼都過於銳利,或者,甚麼都失焦。

P1010107.JPG

而我們探的是w的班。
在逆光的背影中,他在翻那幾張已經爛爛的腳本。
他第一次得搞定全場。他在期待一種手發抖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