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熱帶島民的北國想像

pict1412.jpg

我想了很久,不知道要寫甚麼。大部份的時候我只看朋友的 blog,想知道他們想些什麼,像久久不見打一通長長的電話更新彼此最新資訊,不過是默默的。(也就是說如果時間很少,我幾乎不看現實生活中不認識朋友的 blog)(於是我發現我會常去看我堂姊的 blog,哈哈)(所以我還是亂寫一通吧,像打電話一樣。)

海水到底是什麼顏色,島國人民會比較知道麼?
海鷗真的是飛成轉彎的 3 的樣子,那又如何?
當人遠離了熟知的介面,生活元素以顛倒非常的方式重新排列組合,鹽的味道不會變成糖,但時間流逝。記憶是光睡夢是影,前進或後退都只是一種移動,或者旅程。

瓶中書

困在一本讀不完的書中
頁扉濕淋淋,我們沿著邊緣漫步
想要問,這是什麼所在
大夢初醒時,會不會留下乾涸泥濘
證明我們會錯了意

已結束的章節卻有嘴巴無聲開合
操著流利的謬誤文法
北方偷來的光此時全數熄滅
有一群人被知識的碎片割傷了腳
潮浪拍打一種主義,在岸邊
標題變大 世界變小
主角們漸漸顯得猥瑣
情節簡單但荒謬難解
在這一頁與上一頁之間徘徊不前時
空氣中有滑稽的味道
但沒有人笑

報恩

童話中報恩的故事常常跨越兩個世界,人的世界和異世界。也許是為了要突顯現實中任何心靈之間溝通的困難吧(如果有心靈的話)。報恩實在是很有趣又具有悲劇色彩的互動模式。

努力想要跨越孤獨,卻只會在稜光鏡的迷宮中分不清那一雙是自己真正的眼睛。動物精的報恩,鬼魂的報恩,仙女的報恩,無臉男的報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