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不喜歡襲人,但細讀襲人出場,曹雪芹寫「這襲人亦有些痴處」。脂硯齋評道,「只如此寫又好极!最厭近之小說中,滿紙”千伶百俐””這妮子亦通文墨”等語。」

痴就是重感情。這跟她符合社會道德之處也吻合,但又可愛,也不怪寶玉與她親近。但我還是喜歡想得出來還眼淚這招的絳珠草。絳珠,就是血淚。不僅痴,還有一點決絕,用情太深。

有一說黛玉最後是因為賈府抄家寶玉被關哭死的,她先嫁了寶玉,寶釵在她死後才嫁。黛玉不是因為金玉良緣所以悲憤而死,她對寶玉總是氣憤的部份少 ,知己愛戀的成份多,高顎把那份情寫岔了。黛玉該是最後用了真情還眼淚到人生最後一刻。

不過這也是小說家取捨之處,曹雪芹原本可能寫的是用情至深,沒寫黛玉氣寶玉;高顎續的不高妙,不過癡情又生氣其實也很真實。愛與恨常常是交織的。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