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這一帶

辦公室望出去的天空

稍微一點點廣角,顏色改變一點,光線映在底片上,細節顯現。因為空氣污染以及年歲老舊在建築物留下的痕跡,變成這張照片最引人注意的部份。

城市中,但沒用相機鏡頭重新看待,常常會忽略。

新生南路這一帶,昨天很驚訝地發現奶奶也熟。
從前憲令部在現在的大安森林公園裡,奶奶來探望過當憲兵隊長的三叔。我不知道憲令部,但記得旁邊的國際學舍,從前書展都在那裡展出,國小時候來看過書展。

一直以為奶奶對台北是陌生的,一問之下,原來在我出生之前,她在台北也是很有故事的。對我而言,這些故事比她在大陸逃難的經歷還稀奇。

彷彿外省老太太的故事中,前傳應該必定是大陸那段。都忘了她大半輩子其實是緊密地與台灣歷史連結著。

有空再寫她在中山北路幫傭的故事吧。
吧女、美國大兵、上海幫、三輪車的五十年代台北,簡直就是白先勇筆下的台北人。很驚訝只隔了一代,歷史感差異如此巨大。奶奶不識字,沒看過白先勇的小說,但她訴說那些故事的細節,鮮活地簡直就是台北人的化身。而她的確也是。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