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為千風合唱版

P1030134.JPG今天下午應四分溪合唱團台柱(我娘)與該團新手(我爹)之邀去聽了他們的演唱會,突然想到相機也有錄影功能便拍了一小段。坐在台下的很多都是年輕父母帶著小孩,因為爺爺奶奶都在台上唱歌啦。可以跟原版有的比喔。(頭晃得最用力的是我娘,頭都沒晃的是我爹,手很晃的是我。很有homevideo的fu)

啊,五月的太陽很舒服呢,每位母親都快樂囉。

這是奶奶過世後全家第一次過母親節,上次母親節大家送奶奶的乳液,我接收之後都還沒擦完,關於思念,我們應該都有了新的力量囉。

工人體學

最近被中醫診斷頸椎也有一段前傾,馬上在網路上查到了這號稱「從此不用再向筆記電腦低頭」的產品。這個廣告詞相當符合工人的阿Q性格,花了錢使自己能工作更久,卻也得到了消費的爽快優越感。看著看著真的很想敗下去(消費世界就是針對我們這種人存在的啊),還好,我發現另一種東西可以代替這玩意,馬上從書架上挑了本從沒打開看的拷貝原文大書,好了,這樣也就不需要向誰低頭了。

另外,我現在才開始使用一個相當符合工人體學/腦學的軟體:Time Out。朋友介紹很久,最近一試驚為天人。總是進入剪接期就滿腦子要求紀律,以為有紀律才有效率,有效率才能生存。用了這東西之後,才發現世界原來是顛倒的,休息才是王道。

這小小的免費軟體讓人設定定時休息一次,時間到了會被這非常zen的畫面霸佔把工作畫面被壓在後方,time out!此時喝茶伸展晾衣服都不錯,也可設定數十秒小休息,就地轉轉脖子拉拉手。如此這般之後,工作的節奏不再是自我壓迫的擊鼓聲,轉變為建立在快樂的休息上,沒認真工作就休息會感到空虛,造成了設定的20分鐘內更為專心,也可以工作更久。不過…事情反過來,好像有zen到,卻讓人工作時間變更長,不知道這樣是怎樣啊。

系統維修

在增加了一個名為”health”的tag之後,驚覺原來也到了零件會壞損的年紀勒。

今天的發現是,幾年前無法對治的顳鄂關節炎跟頸椎不正有些關係;而膝蓋的問題,跟骨盆不正有關;睡覺背部常常扭到,則可能源自脊椎歪斜。身體是一個系統,一個地方重力不均另一個地方就會想辦法配合,常常就自然歪向另一邊。左邊顳顎關節卡住,胸椎往左斜,骨盆往右傾,右膝受力過多就酸痛。呼哈。之前把身體分開看就是:牙科花大錢作咬合板,胸腔心悸掛心電圖,腰痛吃消炎止痛藥,膝蓋檢查沒問題回家多休息。現在才發現得看作一個系統是不是有點後知後覺?看病真難啊。

春天的脊椎

最近相當勤勞地去針灸推拿,終於覺悟擱置不理的腰痛得要好好處理一下。之前還有乖乖打坐時無法久坐的毛病,也許也是由此而來,翹腳和常搬重物讓胸椎脊椎與骨盆都不正,下盤當然酸痛難忍。因為逃避痛覺懶得打坐,小閣間變成貓睡午覺的地方,散逸的貓習性在冬天完全佔了上風。春天來了,不冷不熱剛好是整脊的好時機(我胡說的)。

在劇院跟拍排戲時認識了一位平日為人靈療的女孩,她說劇院是洗滌人心的地方,演出時能量很強,但平日無人的劇院人來人往(阿飄也是來來去去),加上大批人馬長時間工作的各種情緒,鬱積許多負面能量。她說的我理解,只是我神經大條沒有感覺,倒是藉機看了不少人,不同國籍人的體型、脾氣、性格、飲食習慣、以及對待挫折的方式,不能說看懂了什麼,就感覺該是把自己的脊椎弄直弄好的時候了啊。該有個據點才能累積好的能量吧,該生些新的枝枒讓春天知道它可以真正降臨了。

煮酒釀小功夫

天氣冷的時候一定要吃酒釀。我發過好幾次宏願要自製酒釀,都沒有完成目標,只好買市面現成貨來解饞去寒。

到前兩年我都不太會煮酒釀,一入冬,每天早晨奶奶就會煮一碗酒釀雞蛋讓我配早餐。某回我一時興起自己煮了,熱騰騰一吃,天啊怎麼是苦的。原來我太早加入酒釀了,香氣都煮散了,只剩米渣味。

奶奶告誡,煮酒釀也是有功夫的。如下:
1. 一碗水煮滾,加入糖適量。(水不需要太多,一人份煮一碗水即可。)
2. 打入雞蛋,打花或悶蛋皆可。(加湯圓也很讚)
3. 待蛋熟成,關小火,再把足量酒釀加入,稍微開火後立即關火

我發現這最後一步驟的火侯掌握,的確左右了酒釀是否好吃。
火關得慢,就重蹈了酒釀無味的覆轍;火關得太快,溫度又無法暖得直達心窩。火侯微妙,就是煮食樂趣。或者,多煮多吃多練習,就會了火侯,也暖了肚腹。

“RTFM”

前一陣子有個朋友在浴室跌倒,下巴縫了八針。才想起去年也有另一個朋友也在浴室跌倒,腿斷了打石膏。還沒把這些放在心上,日前凌晨夜半摸黑上廁所的我,就從閣樓臥房的樓梯上滾下來了。摔坐在地上才醒過來,判斷一下,還好只有大拇指翻起一點血肉,即使疼痛,簡單包紮繼續睡。第一天也倒行動自如,不料,第二日脖子頸子腰子全部約好一起痠疼,難以動彈。

縫八針友人安慰:你只是一時不察啦;腿摔斷友人則說:是到了組織「老灰啊跌倒互助會」的時候了嗎?哎呀。

曾經有鑽研身心靈整合的醫生朋友告誡:「跌倒是身心狀態不平衡的徵兆」。此人後來開了排毒診所,相信該診所病人都不容易在當年最冰冷的清晨跌倒。沒錢自費排毒,近日倒是開始讀起《人體使用手冊》。Yes, RTFM!

使用機器、軟體沒讀使用手冊而亂問白痴問題會被唸,使用身體而沒讀手冊,結果大概就是會生病(或跌倒?)。每日按照該書敲膽經增血氣,生活咚咚咚地有了鼓聲般的節奏,如此迎接新年,希望會是一個從最裡層暖出來的一年。老灰啊俱樂部就再等四十年吧。

抓漏

時間拉長了,事情會是這樣。例如打掉兩間浴室證實裡面的熱水管接點集體生鏽,這才是漏水的源頭。秒針總是跑的最快,沒注意都不吝嗇它的速度,直到埋在地裡的水管全數壞掉,水滴滴答答漏在人事全非的現時中。但終於,我這週就即將擁有閃亮亮的新浴室了。

抗漲畫t-shirt

黑小貓

甚麼都漲價,又想穿新衣,拿起畫筆來畫舊衣服吧,偷了人家的圖先試試手感。畫在布上有點難耶,一筆一筆,畫了很久才好,結果黑小貓看起來在鬧彆扭。下次來畫點自創小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