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思維

除了一天開三個以上的會議,練習各種技術與藝術之外,終於去了一門課。老子道德經。生活中扣連著另一種邏輯,安靜的抹去過量資訊雜音及欲念。十七章:

太上,下知有之;其次,親之豫之;其次,畏之侮之。信不足,有不信!由其貴言。成功事遂,百姓謂我自然。

字越寫越少,要是要說每日工作,可以換成數個鏡頭來講。聲音另外收。
越來越隱匿,說故事的藝術換成一個半月開十五個腳本會議。

偽善

可能因為身旁有兩位友人在日日春當義工,於是我注意到紀念官姐這則消息。我讀了一次,感覺刺刺的,有點想別過臉去的感覺。(因為我自以為是乾淨文雅的文藝女青年麼?)讀了第二次,我想到上次看朋友紀錄片粗剪時,友人談到抗爭現場有一位阿姨很即興地與路邊的婦人槓上,那種靈活又能顛反社會成見的語言,很令友人佩服。

我有感受到那股熱力,對我來說應該是那份誠實與勇氣吧。

我不認識這一代名妓,但透過她過世的消息而我以為能夠不必看見,我似乎也看到自己的偽善。

開會找路的智力

參照上篇,申論開放題。譬喻的應用為基本分,除此之外自由發揮。
(心中可默念「萬會、萬會、萬萬會」幫助作答,或參考《上帝不開會– 從後多元價值主義到未來會議學理論體系探討腦神經系統與人類智能衰退傾向之關係》一書。)

留不下痕跡

現在搜尋的技術真的很好了,可以專門搜尋影像,也可專門搜尋blog。我不知道有這麼一天,對自己的記憶,也要靠搜尋引擎完成。

今天玩了一下blog search,找到一些過去寫的網誌。精確來說,是別人貼的連結,大抵是看了我寫的小文,有些感觸云云。但我的舊站已經停擺連不上了,就這樣,我想破頭,也想不起別人說起的小文原文內容為何。記憶的確不可靠。搜尋引擎萬歲。

獨自住在倫敦的短暫時光裡,生活中最舒服也最寂寞的是,屋子裡的東西好少。

衣服幾乎是一種功能一件,外套一件,褲子一件,鞋子一雙,不穿裙。日用品樣數也很少,偌大的房間要整理起來,一會兒就做完了。十點天亮四點天黑的冬日裡,守著很少很少的家當在屋裡讀書,雖然寂寞,卻也感覺沒有那麼多的物質重量,日子似乎很輕盈。

改變

有一種電視節目一直都很紅,一種關於「改變」的節目。裝潢大改造,整潔大改造,造型改造,身材改造,生命改造,或是全部加起來一起改造。

之前在英國很愛嗑電視,愛看的是五個同志男全面改造異性男的節目,回台後發現台灣也開始播放,中文叫做「酷男的異想世界」。這節目是全部加起來一起改造的徹底示範。

在現實生活中,你不會直指一個人的問題,但在這種節目中,主持人有特權能夠大刺刺的說「喔天啊,你吃這種食物嗎?」「千萬別再穿這種衣服出門!」「你家有死老鼠嗎?怎麼這麼臭?」甚至鼻子貼近主角到處尋找臭源。接下來,主持人可以用游移在鼓勵與嘲諷的態度中,成功讓主角改頭換面,生命轉捩,人生又充滿希望。

但是,大部分真實世界中,人們日復一日掛著原來的習慣,疲憊地過日子。走路駝背、套著毫無形狀的衣服、房間雜物堆積如山、吃相歪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