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

有時候只是希望一聽再聽了十五年的那張心愛西低,在完全能預期一首接著一首歌的陳舊循環中,突然流洩一首新歌。

就是同一個歌手,突然開口唱了新歌那樣:有嶄新的編曲,很對的歌詞,延續風格但完全意想不到的旋律。是你一直等待的那首歌,時間因此停頓,循環因而打破。

有時候只是希望轉來轉去那幾個電台,在開上高速公路的剎那,突然轉到一台,有一個人,說著你最需要的一個故事,有著小小餘韻的結局,在進入隧道沒有廣播可聽的那短暫時光,讓人接受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