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要保鮮

很奇怪當代藝術館的冷氣為甚麼要讓夏天變成冬天,20度適合保鮮藝術品麼?
如果是鮮花,那我接受。
看到黃博志的湧流》。好吧。
如果花朵要在這裡跳舞,述說一種從沒被說過的愛意。

我接受20度的冷氣。

(忍不住貼這樣的圖,這是黃博志在Slow Tech展覽中展出的湧流》(Flov”er)片段的片段)

Continue reading

觀台北雙年展備忘錄

還是不太能夠接受太粗糙的東西,桌椅擺一擺海報貼一貼,要說服我這是運動美學好像是不能夠的。陳界仁十六厘米的藍色加工廠便吸引我的注意。時空,毀壞,老去。全然無聲。突然想到紀念碑其實對我而言也是無聲的。空鏡的運用,逸出尋常影像意義之外的觀點延長。(唉,我們都被影像給餵慣了,要更精準的刺激才能啟動思考的線路。)印尼 apolitic komic 很嗨,忍不住查看他們用甚麼顏料塗抹。raqs 三人組還是一貫有著 sarai 宣言式的口吻,「大家要注視尋常文化」,「我們開始來看這些尋常物品吧」。但我想到的是 Shudda 在新德里悶熱的夜裡說,「過了三十歲就會豁然開朗,因為距離四十歲還久得很吶。」他開著他那台印度式圓滾滾爛車,我們下車回到 YMCA 前說的。我喜歡那種含有焦躁感的坦然,不喜歡 sarai 正氣凜然的宣言風格。常常看到的廢棄物再利用藝術是不是已經很令人憂鬱了呢?太遲了,不是麼?至於門口讓人誤以為是販賣照片攤販的寶藏巖,就不要再挑剔為何有個像藝術家的人在為客人裝好海報收錢了。

“best radio station in london”

他們拿電台當作聲音 實驗的藝術媒介,主旨是在主流電台轟炸之外提供另一種激進選擇。( To provide a radical alternative to the universal formulae of mainstream broadcasting.) Resonance 104.4fm,倫敦只有市中心可以聽到,不過網路上都有串流可聽。

其中有一集主持人帶著薩克斯風和手機在路上行走,吹一段音樂,然後訪問路人,現場直播。還有主持人去大街小巷錄各種聲音,也有文學與音樂結合的節目。沒廣告,所以快倒閉。

這是音樂家、藝術家、評論者一起搞的電台,今天報紙上說幾個受到藝術大戶 Saatchi 青睞的藝術家居然決定把他們的作品從 9.9 鎊開始拍賣,目的是要為 Resonance 募款。雖然電台只是要募一千鎊讓電台可以再繼續一個月,但這些年輕藝術家顯然想以大拋售吸引人群,讓更多人捲入這項搶救藝術電台的運動。評者說,如果大家有點 sense 的話一定會提早去排隊,預計現場將擠進五百人以上。

廣播的廣告太膩人,唱片太貴,抓 mp3 像姜太公釣魚,兩隻耳朵有時只是想要一種逸出現實的音流,而我也許會因為他們做出的這音流去擠擠看拍賣會場。我個人是很喜歡Bermuda Triangle這一集,神經兮兮的鬼聲音。

digitalsnapshot

這是一個有趣的迴圈影像經驗。透過機器操控觀影流線與時間,原本單純的逛公園變成一個充滿驚奇的視覺衝浪。這大概不是很新的概念,但這個作品很可愛;至於可愛在哪裡,可能只是在於逛公園的無所事事吧。

因為是迴圈,影像又回到原點,於是可以看很多遍。藉由觀看最平凡的事物我們明白機器與感官之間淺淺的奧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