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處作客

鄉下作客,主人一定會說「來坐,喝茶」。
接著便煮起水來。等待水滾的這段時間,適合講些客套話。然後是洗杯,泡茶的動作,大家又可安靜一會兒。

講究一點有聞香杯(例如這次在前立委家中喝的茶),隨性一點就是杯刺刺的濃茶(例如守著濟公廟的阿伯)。我們一天之中跑四五個地點,每個主人都要說「來坐,喝茶」,從早上開始,喝到晚間,主人會換上菊花茶,說是怕睡不著。

這次拜訪了虎尾西螺斗六古坑,原本以為雲林縣很無聊的,因為追尋著一位阿公的故事,一切變得很像偵探小說。

記得故事的人大部份都不在了,文物書稿也都荒廢,或者不知去向。不知去向的方式有很多,要從不同的人口中一一探訪,才能稍微梳理頭緒。「你去找那個誰誰,他才知道…」「那個誰誰收起來了,我也不太清楚…」,或者收有真品的人我們並不方便拜訪。大家族總要有大家族的架式,以及秘密。

田野調查也是旅遊,只是每日旅遊即工作,邊咳嗽邊聊天,不妙。
回來了繼續咳嗽,咳到好似肺癆了,經朋友指點買了「慶餘堂」的琵琶膏。請認明沒有孝親圖的琵琶膏,一瓶450元一天份,倒是挺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