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是療癒系的朋友

昨天臨時起意去找堂姊,一行人跑去安坑的苗圃玩,買了一堆便宜的草花。

經過老闆的解釋,我才知道原來種花一定要日照,難怪我之前養的扶桑一直沒花只吐大葉子,原來是沒太陽。另外,很多美美的花原來都只有一年生,開過一季就玩完了。老闆略為吞吐地說,那些其實是「消耗品」。(我這外貿協會的,手上拿了兩盆消耗品:粉紅色滿天星。馬上去換多年生植物。)

IMG_1661.jpg今天回家後,決定把買回來的植物全部換盆種好。買了一袋土,找出一些盆子,鋪上報紙就開始分盆大作戰。一大把一大把抓泥土,非常豪邁,雖然是晚上一個人蹲在陽台還有一隻貓一直想偷襲我的土袋,兩手滿是泥土的感覺還是相當的實在。如果要選擇,我還是選了可以長久觀葉的植物,不想短暫開一次花,就宿命性地失去了生命。

泥土真是療癒系的好朋友,不過,植物也得好好活起來才真的更療癒吧。

IMG_1667.jpg今晚一共種了朝天椒、薄荷、鼠尾草、和一顆小小的樹葡萄。這才發現,這些全部都是可以食用的植物。哈哈哈。我不只要長久,還要有用好吃,真是要求太多。

(樹葡萄,老闆請我吃了一顆,讓我滿心期待收成日…)

電話

最近醒轉之際偶而夢到奶奶,都好像是我打電話給她,她在某一個地方。一次她去了一個小島,是去玩還是搬過去了,總之她很好,電話有沒有接上線我也不確定。另一次夢見用電話跟奶奶講話,也不確定有沒有講上話,但確定她在另一個地方了。 朋友來s信,說了一點關於念經的事。

我媽走時, 我也唸了一些經
唸的時候, 隱然覺得出現了一種關聯, 存在著一種溝通方式
跟平常的語言不一樣……

火化的那天,大殮後要推上車子的瞬間,我心裡突然喊著:「奶奶,不要走」, 但很快就平靜了,感覺奶奶已經到其他地方去了。堂姊小貓也說,她覺得奶奶不在那個軀體裡了。最近在剪接紀念影片,感覺也有點遙遠了。奶奶似乎在我的生活的細節述說著其他關於生命的意念,其實是在我自己的心底。要用甚麼方式聆聽,用甚麼樣的語言,才能繼續存在一種關聯。

頭七

今日頭七,法師帶領唸誦金剛經心經等。似懂非懂地唸,跪拜上香數次。期間,家人們或有感受奶奶爽朗問「怎麼還沒到齊?」,或誦經畢看見奶奶在明亮雲端要我們安心她要走了。誦經法師在超荐結束最後說,他可以感受到老太太是個慈愛體貼的母親,大家想他該是例行公事安慰喪家,後來再問,原來不只如此。法師說唸完經全身很熱,突然感覺一陣涼風,感到清爽,於是才如是說。

不知道如何解讀這些,但思念母親的心也許會一直存在。從小給奶奶拉拔大的我,好像失去奶奶又好像失去母親,還不知道思念的樣貌會是如何,因為還不敢思念。亡者好走,生者也要好好地走下去。

很少知道別人如何面對死亡,只好家人一起惡補,記下心情。查書念經禮拜,家人們不同宗教的背景,最近彷彿修了一門沒有下課時間的生命學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