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的重量(三)

前情提要:奇萊的重量(一)奇萊的重量(二)

無論如何,要睡覺。夜裡,風聲幾乎比雨聲還大,營柱不停地被吹倒壓在我們身上,臉覺得好像一直有雨水飄來。

帳篷裡三人不停翻身,沒有熟睡。半夜,哈克哀叫了一聲,「哎唷我的背都濕了。」帳篷壓低的結果,睡在兩旁的人一直被雨水浸濕的外帳襲擊,露宿袋不防水,水慢慢滲透到睡袋了。

Continue reading

奇萊的重量(二)

前情提要:奇萊的重量(一)

「漂亮的速度」

4/2我們一行人開拔,一路速行穿越了在登山口遇見的隊伍,緩下過草坡。出發前一兩週密集體訓有用,我負重至少接近二十公斤的重量還能趕的上大伙的速度。加上初次雨鞋加持,輕巧不滑,領隊哈克說「今天全隊速度很漂亮」,擔心拉慢速度的我稍微鬆了一口氣。

大部分山友去奇萊都住山屋,黑水溏、成功山屋、奇萊山屋是70年代幾起山難之後搭建的。出發時看似緩降可人的草坡,在氣候變化必須撤退時會變成無止無盡的上坡,當時幾起集體死亡的山難就是在這條漫長無掩蔽的路上,以為松雪樓就在咫尺,最後精疲力竭倒下凍死,奇萊從此染上了黑色。

但我們此回並不住山屋,我們的計劃是要去翻過主北前往甜甜圈谷,於是第一天就打算先上主北,在東陵線上的月形池扎營。


路線示意圖,放大可看。(松雪樓直攻奇萊主北,至月形池紮營)

Continue reading

奇萊的重量(一)

屏風山
登山口的日出,奇萊主北被雲擋住了。

春天就該春暖花開,空氣甜蜜,有個地方叫「甜甜圈谷」,聽起就該春天去!可那甜蜜的谷地在山的那一邊,為了親近她必須重裝翻過三面斷崖的奇萊主北,才能擁抱那陽光普照的草坡,在三千多公尺的高山上品味甜甜圈的氣息。夢想中,陽光總是清甜可口,只差頭上沒帶著花圈出門了,但誰知道春天還是那麼冷,結果這又是一趟濕冷累極的行程。唉。

Continue reading

雨鞋的舞步

因為腳大,很少買鞋,最近購物重點卻都來到了腳,都是登山的緣故。

很多事情一開始都不知道盡頭的。我的第一顆百岳是石門山,從合歡山公路邊汲著夾腳拖鞋走十五分鐘就到了,還起爐煮了碗泡麵。之後幾年開始了有一搭沒一搭爬山,總是聞得「很好走呀」,就像是沒吃過餌的魚一樣,傻傻上鉤。上鉤後開始買了讓自己感覺晉升登山族的登山鞋,太過虔誠以致鞋子平常都供在櫃上,只差沒有奉上鮮花素果,這種錯誤使用方法終於讓環保鞋在桃林溫泉之行自我了結,春雨中上演了「化作春泥更護花」的戲碼。在c的勇氣勸說與現實考量下(不想再拿鈔票去化春泥了!),掏出三百元換來一雙東興牌雨鞋。原本五金行老闆拿出的是閃亮粉紅色,遙想起日前友人嘲笑我年紀到了才會喜歡粉紅,於是作罷。

擇了一日到後山試走,一趟上兩百米下三百米的午後雨鞋初登場,將所有以往害怕會滑的踩點一一試過:潮濕碎葉不算滑,青苔平面不滑側面滑,樹根平行側踩會滑,凹點不滑。上次穿溯溪鞋陡下的腳底記憶還在,眼睛看到一切都滑,換上雨鞋再走,腳彷彿來到異時空,原本記憶全數沖刷,換上了簇新的兩隻腳。練習再練習,變成匯入新記憶的過程,當身體熟悉不出錯便也匯入完成了。

匯入過程如下:下坡支著兩旁樹幹,試過幾種節奏找到自己的口訣,1是登山仗支住下點,2是左腳踩點,3是膝蓋虛弱的右腳踩點,左手抓樹幹不需口訣,於是全身回到了口訣1無限循環。口訣唸到無聲處,就有山中舞步的聲音。

2010進出桃林溫泉(三)

【前情提要:2010進出桃林溫泉(一)2010進出桃林溫泉(二)
有朋友看得太緊張,笑說希望我不要再寫了。其實我把此行經歷寫在網誌,還先把父母家的網路IP擋掉,以免大人們一位血壓升高一位血壓降低。

但為何要寫遊記?從溪中走來,看見大自然以水以石刻劃著山谷表情,那麼地殘暴,如此不可逆,我們微小的生命似乎也該留下一點痕跡。奇妙的是,寫下來後比對每個人的記憶會發現有些許不同,有時是記錯,有時是當時嚇傻搞錯,或者只是理解各異。

Continue reading

2010進出桃林溫泉(二)

【前情提要:2010進出桃林溫泉(一)
有朋友看到前文問「你現在都玩這麼大喔?」喔~不不不,這真的原本是逸樂行程!從2008年花貓的遊記看來,山路進去是有點難度,但認真事前體訓應該問題不大。第一天的狀況,到了第二天回頭看其實都不算災難,辛苦的原來都在後面。

P1070340.JPG
第二天的溫泉營地

Continue reading

2010進出桃林溫泉(一)

手指甲還卡著些許山上的泥土,已經下山第三天了,回想這一次桃林溫泉爬山溯溪之行,還是打了個深深的寒顫。昨天拖著登山背包回到台北,坐捷運看到一雙雙穿著絲襪裹著靴子的美腿,大有隔世之感。不過兩三天前,眼前面對的還是全身濕淋淋的大隊人馬,與濁不見底的鹿野溪水,以及連續三餐都被限糧的肚子。

大年初四開始的桃林溫泉行,簡直是心臟強度大考驗:接連著登山鞋崩毀、陡坡前空翻落地、以及後面隊伍領隊秋姐墜落斷手、大雨不斷溪水暴漲、最後溯溪出來時隊員被水沖倒,短短四天,心內的恐懼像連日綿綿瀝瀝的雨水,擰乾了又濕,冷冷貼在身上。

Continue reading

負重徒步走個兩三天

負重,是背著自己所食所用的全部重量;徒步,是全世界只有自己雙腿可以依靠;走個兩三天,是很爽的意思。

經過蚯蚓這句話,我突然發現爬山時登頂對我而言好像只是其次,美景也是附加的快樂,最吸引人的好像就是這「負重徒步走個兩三天」。

[山] 上嘉明湖的另一條路

行前我壓根兒沒看領隊寫的計劃書,心想,跟著走就行了吧。安排了手邊的工作,一股腦兒把登山用品全扔進大背包,一一扣上登山背包的扣子,像是一次次地確定,「去爬山吧、去爬山吧…」

我們一行四人這次要去嘉明湖,不走傳統路線,由戒茂斯山另闢新徑上高山。

時間:2006/1/21-23
地點: 台東縣海端鄉 嘉明湖
攀登山岳: 戒茂斯山(2501M),三叉山,向陽山
人員: 蚯蚓,文伶,CL,IPA
地圖:http://1b.hinet.net/~happyman/out/246000×2578000-8×12.tag.png

Continue reading

[山] 下山囉

指甲裡面還黑黑的,頭還臭臭的。下山到了文明世界,發現全世界的人都收到了家人同事找我的電話,@[email protected]

從嘉明湖下山時一直聽到直昇機的聲音,還開玩笑「是來載我們下山的吧」。到初鹿早餐店看報紙才知道,直昇機是載搜救人員去搬日前獨攀山難的人。南橫山上還有另外兩起山難,兩人失溫,一人失聯。(不過爬山就等於沒手機,沒手機在這時代似乎就等於失聯…)

不過我們在高山上時,天氣好好,沒有遮蔽的時候好像夏天。大太陽走傳統路線上坡真要命,走得很慢,因此推遲了下山時間。但還是下山囉,鼻頭紅紅的,似乎晒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