薺菜

早年剛來台奶奶想吃薺菜,就到野外去尋覓,看看台灣有沒有這種江浙一帶的野菜,也還真給她找到。新竹舊鐵道旁有不少薺菜可「挑」,爸爸一輩也都有找薺菜這點本事。(奶奶說「挑薺菜」,不說採,大概是因為它的野菜性格,所以等於是在草叢裡一點一點挑起來吧)。

小學的時候開始知道這薺菜有點來頭,吃薺菜總是特別的事情,心裡有那麼一點崇敬之意。剛巧翻到家裡一本「台灣植物圖鑑」,發現裡面有一株小草也有個「薺」字,叫做「細碎葉米薺」,又剛巧某天在陽台澆花時居然讓我發現盆栽裡一棵雜草就是這迷你薺菜,大小差不多是平常薺菜的十分之一,煞是可愛。我很高興的拔起這大發現給奶奶看,想說蒐集多一點就可以做薺菜餃子。奶奶看著那一棵從盆栽拔下來的小雜草,看了很久,說「這是薺菜沒錯,不過太小了吧,要包一個餃子要有多少你這個小薺菜呀?」

這就是我唯一的挑薺菜經驗,這年頭要吃薺菜去南門市場就有的買。

網路上找到一篇汪曾祺談吃,說道「三月三,薺菜花賽牡丹」。我對薺菜從沒這樣浪漫的情懷,最常是狼吞虎嚥薺菜餛飩,彷彿回味某種不曾存在的鄉愁。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3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