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孕紀事

沒有貼超音波照,沒有秀出肚皮,在社交網路以圖為先的牆上,還是簡單地以文字說明了懷孕的事實。是分享,也是潛水多時的交代,畢竟這一兩個月我逸出了原本軌道。

這一逸,沒想到逸得有點遠,不是距離上的遠,而是我對懷孕世界的極度陌生。很多尋常生活都完全無法進行,例如吃。例如走,例如喝水。

懷孕八週突然出血了,一個多禮拜進了急診兩次,第二次都知道去也沒用,最好藥方是躺。在瘋狂估狗之後,才知道這是很一般的緊張,有查到只是虛驚一場,也有看到接下來便痛失新生的經驗,醫生也只會說早期胚胎自然淘汰。原本走跳無慮的人,只好乖乖躺上床,除非洗澡如廁吃飯,幾不下床,如此一週。兩週。不夠,三週,那就四週。

「還有人躺到生」。網路留言版上、朋友聊天都有這種例子。
我沒那麼慘,但也夠蒼白。
嘴巴永遠是酸又無味(這兩者到底怎麼共存的?),脹氣可以脹到連腦汁都絕對僵止。
大部分事情都停止了,拒絕的拒絕,推延的推延。能讀書的時候盡量讀,看電影聽廣播,在閉關的時候接受向內的生活方式。低調的把心情搬到部落格來寫。

日子在跑醫院與研究到底有什麼可以吃和有什麼讓我有胃口之間繼續,出門的衡量方式也改成,需要坐車幾分鐘步行幾公尺。小胚胎逐漸從1公分長成3公分,到7公分一路變大,才這麼一個小點點,竟然可以讓生活改變如此劇烈。

還是很開心。
這是我們期待的負擔,雖然還很無知,對於接下來的崎嶇險路還無感(所有新生爸媽都警告我趕快好好多睡),那就看招接招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 +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