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的宵夜

睽違已久的,我們打開了麻將桌,在以往的位置各自坐了下來。在坐下來之前,家人們有些遲疑了,他們太久沒到這幢公寓,擺設都已經變了,不是原來的模樣,大家進門後就呆呆各自站著,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許久不看綜藝節目的我,慌忙中按開了電視,我知道聲音的重要,我們需要一點一成不變的新年節目喚醒熟悉記憶。

以前都是奶奶等不及要打麻將,還推託到我們任何一人身上「那個誰誰想打牌啊」。我們都要交換眼神秉住笑意趕緊拿出麻將傢伙,並且知道奶奶非打個八圈否則不下桌的。這是隱性獨裁,但一年僅此一回。

今年我們採合議制,一一詢問牌咖,姑姑叔叔表姐妹都同意了,湊足了人數我們才開桌。要開桌還得從爸媽家返回奶奶以往住的公寓,現在我住著,折騰半晌真正開打已經十一點半。我依照慣例準備了年糕、酒釀雞蛋湯圓,差不多打了兩圈就會進入新年,也是吃宵夜的最好時光了。有一點餓又不會太餓,跟家人有一點貼近又不會太貼近的除夕親密感,最適合放縱自己多吃一點。

你知道,親人之間,親密感都是有定數的,它來的時候就要盡情享受那片刻。最好的方法,就是一起吃美好的食物。

於是我在桌上放了幾把砲,胡了幾把牌,沒有自摸,中間換手忙進忙出煎了年糕煮了酒釀,量都沒有很大,是以往奶奶準備的三分之一吧。家人們各自拾起筷子撿著吃了一些,還有剩。但我們都滿足了,這睽違了好幾年的除夕宵夜。半夜一點半,才打了三圈半也就散了。我們的合議制沒有那麼多規矩,過年開心就好。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9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