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董董的書腰

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曾經把春假旅遊寫成一篇五六張稿紙的作文,導師看完鼓勵我投稿校刊。害羞的我一直等到放學後,才偷偷跑去穿堂趁著只有蔣姓公公銅像坐在那裡,把幾張稿紙塞在投稿箱。結果校刊沒收到我的稿子,老師帶我去穿堂投稿箱勘查案發現場,研判應該是被抽走了。我沒有重寫,那趟旅行也就「噗」的永遠消失了。這次,有先見之明害羞壞事,我告訴了很多人要寫文章,讓大家時不時盯著我,不讓稿子不見,才生出了這本書。

小學的旅行其實只是平凡的旅行,隱約記得是去佛光山吧,我只是鉅細靡遺把所記寫了幾張稿紙。就像這一次,也是小題大作,僅是家中的平凡親情,我硬是大作了文章,不同的是,這次沒有不見。

但在這之間,我越寫越沒信心,這些故事真的很平凡耶。問編輯R「有沒有什麼想法?要怎麼修改?」他總是只說繼續寫就是。我想R真是哄騙作者的催稿高手,只要作者先擠字出來就好。就這樣,希哩呼嚕的把書寫完了。

接著,要開始找推薦人了。我們一共只設定了三位前輩,都碰了軟釘子。我在網路上跟朋友開玩笑說,這樣不就是「裸出版」了嗎。別人新書的書衣書腰披披掛掛了叮叮噹噹的名人群,我的書要光裸裸的直接面對讀者了嗎?1我是哪根蔥啊,這樣成嗎。

R編輯這時說了一句發人深省的話:「推薦是加分題,不是填空題」。如果不適合,硬要找來推薦(只因為整個出版界都這麼做),那還不如就光裸裸出版吧。好吧,小蔥也要有小蔥的勇氣!於是我們的書就這樣光董董的出版了。出版社還是留了但書,「如果幸運有再刷,到時再放推薦也可以」。唔。

現在,書出來幾天,看到別人叮叮噹噹的書腰,心頭還是一震「哇人氣好旺啊……」。但既然《留味行》是一本情緒如此飽滿形式卻含蓄的書冊,就享受這份含蓄與低調吧。

然後我慢慢發現,真正的推薦,就是交心。

幸而我們是在網路時代,交心有時不需形體也不要名字。在我做的BV下有開始有人留言,一則比一則長,每讀一則掉一次淚。我們都在追憶童年,你留一點文字我讀了掉淚,都是因為知道該長大了,思念無處可說。我用淚用笑寫一本書,換你用淚用笑消遣一回,各自回家煮一頓飯吃喝一番。我就不再感覺是「裸」出版了。我們都被故事包圍著,其實。

還有,微網誌玩久了,朋友們都忘記我是個文謅謅的人了。約定好要重新開始寫網誌的朋友,回來玩blog吧。有些故事和心情要字多一點才留的下來呢。噗浪和fb都是會吃字的穿堂投稿箱啊。

Related Post


  1. 唯一寫序的「名人」是老爸,第一次我不介意被稱為某某的女兒,大概這一次,我們透過老故事都更柔軟了。 []

3 thoughts on “光董董的書腰

  1. 「光董董」是上海話嗎?沒見過這個詞哩。
    推「我們都被故事包圍著」。

  2. 我看BV時,好幾個片段都得暫停哭一下,因為那些日常的身影與聲音,都讓我想起了阿婆。

    看到留言裡的每個人都有一樣的回應,反而忍不住笑了起來。

    很高興妳出了這本含蓄的書。

    ipa Reply:

    的確很妙,大家都有自己不一樣的故事,哭點卻都一致啊。。。
    謝謝你的留言,阿婆和你的合照真好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