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家務工「我要休假」遊行

第一次知道移工「我要休假」遊行是2007年12月9號,菲律賓看護Everlyn剛來家裡,奶奶要適應、年輕的外國女孩也要適應,家人們也開始想到底要如何安排Everlyn的生活,仲介都說不要放假,但這樣成嗎?很沒人性啊。那年我錯過了遊行,這個討論也沒有結論,因為遊行過後兩天,奶奶就過世了。

喪事辦完,Everlyn離開,被轉到其他工作,偶而我會傳簡訊問她狀況,她過的並不好,簽證眼看要到期又找不到新的雇主。再過一陣子仲介說Everlyn回菲律賓了,簡短的家務工人生暫時結束。我不知道那時如果奶奶繼續活著,休假的事情會在家裏引起什麼樣的討論。

2007年,2008年,2009年,2010年,2011年過去了,家務工還是沒有休假。老實說,我沒辦法想像這樣的生活,只是很幸運的暫時脫離了需要面對這問題的現場。今年12/11「我要休假」遊行又來了,這天剛好是奶奶忌日,我會去街上幫當年沒有休到假的Everlyn走一走。

在真正的深冬來臨之前,花一個下午,多了解一點「家事服務法」。

—–

時間:2011/12/11 pm 12:30
地點:捷運忠孝復興站2號出口

行程:
12:30 集合整隊 起點:SOGO復興館前慢車道
13:00 遊行出發
13:30 抵達台北101隊伍整隊 終點:台北101旁慢車道
15:00 定點集會
16:30 活動結束

酸柑有間咖啡店

如果經過花蓮玉里,可以去〔居然咖啡〕坐坐。一個名叫酸柑的地方,有個老老的土磚菸樓,居然有間咖啡店。因為居住得很自然,所以居然。店主Andrew玩電腦程式、玩鼓、也玩咖啡,這裡用的是生態綠公平貿易的豆子,老闆現煮,與客同歡。

收費方式應該是有兩種,一價喝到爽,或者消費者決定價格(老實說被賣方馴化總是乖乖照定價付錢的我,覺得好難。為何不定價咧?可參考這篇。)

要去要預約。http://www.facebook.com/liveso

奇萊的重量(三)

前情提要:奇萊的重量(一)奇萊的重量(二)

無論如何,要睡覺。夜裡,風聲幾乎比雨聲還大,營柱不停地被吹倒壓在我們身上,臉覺得好像一直有雨水飄來。

帳篷裡三人不停翻身,沒有熟睡。半夜,哈克哀叫了一聲,「哎唷我的背都濕了。」帳篷壓低的結果,睡在兩旁的人一直被雨水浸濕的外帳襲擊,露宿袋不防水,水慢慢滲透到睡袋了。

Continue reading

奇萊的重量(二)

前情提要:奇萊的重量(一)

「漂亮的速度」

4/2我們一行人開拔,一路速行穿越了在登山口遇見的隊伍,緩下過草坡。出發前一兩週密集體訓有用,我負重至少接近二十公斤的重量還能趕的上大伙的速度。加上初次雨鞋加持,輕巧不滑,領隊哈克說「今天全隊速度很漂亮」,擔心拉慢速度的我稍微鬆了一口氣。

大部分山友去奇萊都住山屋,黑水溏、成功山屋、奇萊山屋是70年代幾起山難之後搭建的。出發時看似緩降可人的草坡,在氣候變化必須撤退時會變成無止無盡的上坡,當時幾起集體死亡的山難就是在這條漫長無掩蔽的路上,以為松雪樓就在咫尺,最後精疲力竭倒下凍死,奇萊從此染上了黑色。

但我們此回並不住山屋,我們的計劃是要去翻過主北前往甜甜圈谷,於是第一天就打算先上主北,在東陵線上的月形池扎營。


路線示意圖,放大可看。(松雪樓直攻奇萊主北,至月形池紮營)

Continue reading

高中生比大學生熱血?

晚間結束了講座之後,邀請的老師無意間提到「高中生通常比大學生熱血」,我馬上睜大了眼睛!是了,這說出了我心中的疑惑。高中生熱血起來非常熱情,現場回應也相當大方,驚訝、大笑、跟左右同學討論、甚至感動的窸窣鼻涕聲都可以立即聽到,但大學生(雖然跟高中生只差幾歲)的反應就不太一樣了,「他們反應通常就比較悶,回應比較內斂…」老師這麼說。真的很奇妙,目前印證的狀況似乎是這樣沒錯。

也許十七八歲真的是夢的年紀,長大了要繼續做夢就要先過了自己這關,才能隨心所欲的舉手發言,隨心所欲的大笑或流淚。想想自己升上大學後的確想法加了好多外衣,大學的自己的確也比高中閉俗了一些,然後經過了一些年,逐漸又跑到年紀的一個折返點,開始再讓自己重新(試圖)回到天真。

能夠回到校園講講話,在往返途中回想高中大學時光(以及曾經的天真),真的是另一場奇妙的旅程啊。有些年輕人眼裡真的冒出亮晶晶的閃光,那些片刻我真榮幸能夠看見。

奇萊的重量(一)

屏風山
登山口的日出,奇萊主北被雲擋住了。

春天就該春暖花開,空氣甜蜜,有個地方叫「甜甜圈谷」,聽起就該春天去!可那甜蜜的谷地在山的那一邊,為了親近她必須重裝翻過三面斷崖的奇萊主北,才能擁抱那陽光普照的草坡,在三千多公尺的高山上品味甜甜圈的氣息。夢想中,陽光總是清甜可口,只差頭上沒帶著花圈出門了,但誰知道春天還是那麼冷,結果這又是一趟濕冷累極的行程。唉。

Continue reading

獵人父女

P1070776

當他們停好野狼機車涉水過溪,我們幾部車也壓過河床進入了溫泉地帶。獵人和女孩輕裝前行。男子腰間掛刀,短髮女孩稚氣十足,黑色雨鞋套在她腳上有點太大了,她卻不管,喜歡跳著大石頭走。遠遠看見,恍恍然竟是沈從文筆下的爺爺和翠翠。
Continue reading

雨鞋的舞步

因為腳大,很少買鞋,最近購物重點卻都來到了腳,都是登山的緣故。

很多事情一開始都不知道盡頭的。我的第一顆百岳是石門山,從合歡山公路邊汲著夾腳拖鞋走十五分鐘就到了,還起爐煮了碗泡麵。之後幾年開始了有一搭沒一搭爬山,總是聞得「很好走呀」,就像是沒吃過餌的魚一樣,傻傻上鉤。上鉤後開始買了讓自己感覺晉升登山族的登山鞋,太過虔誠以致鞋子平常都供在櫃上,只差沒有奉上鮮花素果,這種錯誤使用方法終於讓環保鞋在桃林溫泉之行自我了結,春雨中上演了「化作春泥更護花」的戲碼。在c的勇氣勸說與現實考量下(不想再拿鈔票去化春泥了!),掏出三百元換來一雙東興牌雨鞋。原本五金行老闆拿出的是閃亮粉紅色,遙想起日前友人嘲笑我年紀到了才會喜歡粉紅,於是作罷。

擇了一日到後山試走,一趟上兩百米下三百米的午後雨鞋初登場,將所有以往害怕會滑的踩點一一試過:潮濕碎葉不算滑,青苔平面不滑側面滑,樹根平行側踩會滑,凹點不滑。上次穿溯溪鞋陡下的腳底記憶還在,眼睛看到一切都滑,換上雨鞋再走,腳彷彿來到異時空,原本記憶全數沖刷,換上了簇新的兩隻腳。練習再練習,變成匯入新記憶的過程,當身體熟悉不出錯便也匯入完成了。

匯入過程如下:下坡支著兩旁樹幹,試過幾種節奏找到自己的口訣,1是登山仗支住下點,2是左腳踩點,3是膝蓋虛弱的右腳踩點,左手抓樹幹不需口訣,於是全身回到了口訣1無限循環。口訣唸到無聲處,就有山中舞步的聲音。

2010進出桃林溫泉(三)

【前情提要:2010進出桃林溫泉(一)2010進出桃林溫泉(二)
有朋友看得太緊張,笑說希望我不要再寫了。其實我把此行經歷寫在網誌,還先把父母家的網路IP擋掉,以免大人們一位血壓升高一位血壓降低。

但為何要寫遊記?從溪中走來,看見大自然以水以石刻劃著山谷表情,那麼地殘暴,如此不可逆,我們微小的生命似乎也該留下一點痕跡。奇妙的是,寫下來後比對每個人的記憶會發現有些許不同,有時是記錯,有時是當時嚇傻搞錯,或者只是理解各異。

Continue reading

2010進出桃林溫泉(二)

【前情提要:2010進出桃林溫泉(一)
有朋友看到前文問「你現在都玩這麼大喔?」喔~不不不,這真的原本是逸樂行程!從2008年花貓的遊記看來,山路進去是有點難度,但認真事前體訓應該問題不大。第一天的狀況,到了第二天回頭看其實都不算災難,辛苦的原來都在後面。

P1070340.JPG
第二天的溫泉營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