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的變化都不突然

前幾天去了一個學校,大學時代有個同學是從那裡畢業的,於是勾起了回憶。那是一個非常熱心參與系上活動的男孩子,不算太帥有些敦厚,只要是分組活動他都主動熱絡氣氛,系學會有活動也一定有他的身影,不是幫忙搬東西就是張羅人員。他不是那種群眾間閃耀的明星,但在剛進大學的菜鳥中的確扮演了具有一點帶頭性質的角色,雖非領袖卻有著活潑的氣氛。

但某一天從前高中跟他同班的女生突然說了,「他以前其實完完全全不是這樣的喔」。高中時期的他很內向沉默,只管自己的事,不像現在這樣可以隨性的聊上幾句體己話,一切都是考上大學之後有了變化。這女生好像也觀察了一陣子,終於忍不住才小聲跟親近的同學說起這奇異的變化。

我記得我在某個活動的場子問了他,聽說你以前很閉俗的啊?怎麼會突然改變的咧?我也記得他很雲淡風輕的說,「對啊,上大學之後突然想改變一種樣子,於是就嘗試看看變活潑,就變現在這樣了。」他一席話聽不出這樣的「嘗試」是否很辛苦,有沒有勉強自己的成份?變活潑真的那麼容易嗎?有比較快樂嗎?這些當時十九歲的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去詢問,話題就草草結束了。當下我卻對他從前唸的高中便留下了奇妙的印象。

許多年來那所高中就成了我記憶中「有個人離開那裡後做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地方。曾經想像過,在他每天都期待突破自己有所改變的三年高中生涯,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地種下某個種子,時候到了就發出奇異的芽,讓他變成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人。呃,我想像過多了。或許後來他又雲淡風輕地變回安靜內向的人,再也不想當活潑熱絡的人,這也是可能的。人的變化都很難說的啊。

audio test: 並沒有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測試plug-in。
據說巴奈現在沒那麼悲了,那就來回味一下巴奈悲歌風格吧。

海岸行

P1010030_2.jpg

有人告訴我,生死像是日與夜
我在鹽寮卻只知天與海
夢與醒
渾與明

夢境之間
念頭是清楚的海浪
瞬間解開一切謎團
又隨即在海浪中,消逝了海浪

宅宅宅

R1012448.JPG
photo by mahua

所有的獨立xx工作者,都喜歡閱讀、電影、攝影、料理、和自助旅行。
像我這樣不獨立的工作者,應該都厭煩閱讀、怕看電影像在找參考、懶得攝影、為了省錢才會料理、並且只能用公費假裝在自助旅行吧。大部份時候就是期待收工回家盡情的宅啊。(老天爺,請相信我也曾想寫「喜歡閱讀、電影、攝影、料理、和自助旅行」這樣的自我介紹啊~)

走向隧道的那一頭,真的會有亮光嗎?
唉,真的需要曬一下太陽了啦,真是太宅了,三宅一身,亂吠一通。

嗡嗡的法蘭克福雜記

book fair!這次去拍攝法蘭克福書展,有幾個感覺很強烈:一、腿好痠,二、會場到處都是嗡嗡聲,三、台灣在國際場子到底有沒有氣勢。

書展大到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十館之間有交通車巡迴繞駛,但一開始攪不清楚的我們,背著沈重的攝影器材徒步來去往返數趟,真要命。

來到書展的人,幾乎都是來做買賣談版權的,除了週末開放給讀者之外,場內都是業界人士,隨處都有坐下來談生意的人,也不時見到攝影機出現。這是一個大家都認真在工作的大場子,中午所有人也都擠在各處cafe吃德國香腸(超鹹)配德國啤酒,下午繼續拼場子。

Continue reading

朋友寫給媽媽看的文章

之前有寫過一篇文,「看與聽的地方」 ,是跟念戲劇的朋友 i 閒聊劇場和影片,媽媽後來逛我部落格看到了覺得有趣。

我把媽媽覺得有趣這回事告訴了朋友,i 有興味的開始寫了一系列文章給我媽媽看。這文體很有趣,有特定讀者, 像書信體,有對話感,卻又有學術味道。如果像我建議再短一些,1000字以內,寫久了讀者看的懂,一直寫下去會很有意思。(若鎖得住退休婦女讀者,那出書會不會賺?)

但是,簡單一直都是最難的事情啊。


之前朋友寄來一直忘了給娘看,如今朋友貼出來了,就推一下囉。我仍忙著正在製造悲慘(參考「看」一文),就寫到這兒。

骨子裡像男孩像女孩?

最近亂翻雜誌,發現很多影藝圈美女常在接受採訪時擺出撩人姿態,卻說「骨子裡其實我很像男孩子」。記者也都會用貼身報導的口吻寫下,這些年輕貌美性感的女人,骨子裡其實個性很男生。火紅名模、流行歌星、赴日發展的國際女星、酷酷的女歌手、甚至很甜美的偶像歌星,都會說她們個性像男生。好像表白了這一點,大家能夠更輕鬆自在地接受她們擁有性感妖媚外型,卻感覺親切。

反過來說「骨子裡像女孩子」,聽起來似乎就難以捉摸多了。但,是這樣的嗎?